代表:比起日本小孩 中国孩子都不知道海防线多长

  • 时间:
  • 浏览:33

  核心提示: 刘连昌代表:“现在的孩子甚至不了解我们国家有多长的边防线、海防线,周边安全状况如何。”日本的孩子从小就被教育国土面积有限、资源匮乏、生存存在危机,所以具备非常强的忧患意识,“我们的不少孩子连最基本的国防知识都没有,何谈忧患意识?”

  原标题:谁来当兵

  眼下,2016年全国征兵网上登记报名已经开始,比去年提前了两个月。以往每年征兵季,都是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人武部原部长刘连昌最煎熬的时候,因为他们要“挨家挨户”动员,并启动“奖励机制”,才能“勉勉强强完成任务”。

  2015年,全国的征兵形势总体回暖,但仍不容乐观,“征兵难的现象依然存在,特别是在军改的大背景下,征收高素质大学生更是难上加难”。

  过去几年,为吸引大学生兵员,国家出台了专业选择、岗位就业、经济补偿等众多优惠政策,甚至调整了征兵时间,由冬季征兵改为夏秋季征兵,开通从校门到营门的“直通车”,但大学生服兵役仍旧面临许多现实问题。

  “在毕业前一年入伍的孩子,当了一年兵之后还要回校参加毕业考试,考试通过可以直接毕业。但是许多孩子要执行任务就错过了。”刘连昌举例说,“另外就是,等这些大学在校生服完兵役回来继续读书,就比同龄人落后了。”

  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防动员系后备力量建设教研室主任黄相亮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介绍,2015年,虽然全国大学生征集数量比例明显提高,但仍不到40%,且大学生“含金量”较低,多为大专、高职和大学新生。刘连昌所在地区“真正一本院校的兵员占比不到6%”。

  数据显示,杨浦区是上海市高校最集中的区域,共有8所高校,其中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为“985”一本高校。2015年,同济、复旦在校学生人数高达数万,但实际应征入伍的不到50人。

  “实践证明,仅靠政策待遇来吸引青年入伍,既不能从根本上吸引优质兵员,也容易激化同役不同酬、出兵越多负担越重的矛盾。”黄相亮建议,国家需要健全完善兵役制度,全面走开以大学生为主体兵员依法征集新路子。

  “全国或部分地方可探索走开大学新生‘先服兵役、后上大学’的路子。即所有高考确定录取的学生,在领取通知书前必须经高考所在地兵役机关目测初检,合格者登记为预征对象,经严格体检和政治考核择优征集入伍,取得军籍后享有终身军人荣誉和专业选择、岗位就业、社会福利等优先权。”“同时,我国每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大约800万人,有近200万人不能当年就业,征集潜力巨大。全国或部分地方可探索走开大学毕业生‘读完大学、再服兵役’路子。”黄相亮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尹卓分析,“先服兵役、后上大学”会导致这些年轻人与同届同学相比在文化课业上缺乏竞争力,而“读完大学、再服兵役”会导致这类年轻人在部队发展中由于年龄偏大较之同届的士兵缺乏竞争力,从年轻人自身发展的角度考虑,他对这两种方式能否实现表示怀疑。

  然而,“征进来”只是第一步,“留得住”也非常重要。数据显示,以上海杨浦区为例,2011年,237名大学生入伍,义务兵服役期满后,留在部队发展的仅有10人,占4.2%;2012年,276名大学生入伍,留在部队发展仅有8人,占2.8%。

  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部长盛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采取综合性的配套政策制度机制来解决征兵难问题,“要配套鼓励这些高素质青年在部队成长和发展的有利的环境和条件。比如说增大大学生士兵在部队服役期间转干入学的比例,吸引这些有志青年到部队来发展。”

  除此之外,提高官兵福祉也非常重要。据了解,近年来,部队官兵工资待遇不断提高,3年军龄的初级士官月工资约3500元。刘连昌认为,虽然部队福利几乎涵盖了官兵吃饭、看病等绝大部分日常开销,但是他们训练强度大,工作风险高,应该在待遇方面再增加。

  在他看来,军人退役后出口不畅也是造成征兵难的原因之一。“从高职院校来当兵的人退役后,和周边同学相比没有技术,就业难,最后问题还是要落到找工作上。”刘连昌告诉记者。

  盛斌也表示,要建立配套的士兵退役优抚安置政策。比如,在部队服役完,高素质的青年退役以后,在报考国家公务员的比例上,在就业培训、安置上,要制定相关的优惠政策,鼓励高素质的青年参军。

  如果说政策规定是破解征兵难的“硬手段”,那么增强全民国防观念和“让军人成为社会崇尚的职业”则是“软手段”。接受央广网采访时,盛斌强调,要建立军人荣誉保障体系,真正培育出当兵光荣,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当兵几年、终身受益的荣誉感。“因为在各种职业中,军人是以奉献自己的青春甚至是鲜血为代价的一种职业,应该获得全社会的尊重。”

  去年的两会上,刘连昌建议将国防教育纳入中小学教材,甚至贯穿整个高等教育全过程。

  “现在的孩子甚至不了解我们国家有多长的边防线、海防线,周边安全状况如何。”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刘连昌忧心忡忡地说,日本的孩子从小就被教育国土面积有限、资源匮乏、生存存在危机,所以具备非常强的忧患意识,“我们的不少孩子连最基本的国防知识都没有,何谈忧患意识?”

  本报北京3月14日电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欢迎关注。